<var id="7rl5r"></var>

        <var id="7rl5r"></var>

        武垣故城,荊軻古村

        回望歷史,悠悠千年物是人非,荊軻也好,鉤弋夫人也罷,就連武垣城遺址都在日漸久遠的歷史傳承中多了幾分傳奇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楊嘉敏

        (本文首發于2018年6月7日《南方周末》)

        回望歷史,悠悠千年物是人非,荊軻也好,鉤弋夫人也罷,就連武垣城遺址都在日漸久遠的歷史傳承中多了幾分傳奇。雖說如此,卻擋不住荊軻村的無上榮光,畢竟這是全國唯一的僅以“荊軻”二字命名不添加任何詞綴的村莊。

        武垣城,一座遺落在平疇大地之上,伴著滄煙落照而生的城池,因干戈而起,在歷史風云變幻中,幾經興落,終而衰亡。如今踏足其上,滄桑的古城早已湮沒在時光的煙云里,繁華壯麗的景象不再,昔日高大雄偉的建筑群無一不廢化為瓦礫,甚至在歲月的打磨下漸成耕地。望眼處,城內黃壤覆蓋,黍麥交替,村落環繞其外,雞鳴犬吠間悄然演繹著一派“太平時節日初長”的祥和。眺望過后待轉身,惟余幾段歷經千年風雨仍屹立不倒的殘破城墻,無有其他,畢竟這是武垣城的底蘊,透著古老的底氣。

        麥收時的武垣城。(王立成供圖/圖)

        凌云鎖陰,一方軍鎮

        武垣城遺址現隸屬于滄州最西的肅寧縣,坐落在縣城東南方向7.8公里處,曾是燕南趙北之地的戰略要隘,漢武帝偶遇鉤弋夫人的傳奇故事就發生于此。武垣古城處在廣袤的平原上,四周無山可守,無大河可據,惟有高墻可筑。站在一截被蠶食的淪為大土墩但仍不失高聳的城墻上極目遠望,深深被眼前景象所震撼:一座呈方形的城池靜謐地矗立著,孤傲、沉寂,給人一種撲面而來的歷史厚重感。

        眾所周知,古代城池出于防御需要大都設計成“回”字的方形城,武垣城也不例外。整個城垣用土方版筑夯實而成,城深池闊,由牙城和外郭組成。牙城也叫內城、子城,外郭就是外城,或稱為大城。《讀史方輿紀要》亦記載:武垣城,肅寧舊城,在今治東南,《志》云,舊城周十六里,內有子城,周三里。外城四墻等邊距均長約1800米,內城位于大城中心地帶,亦為方形,每面墻為500米。內外土城墻在歲月的侵蝕下現早已面目全非,只有大城西、北兩墻尚好。北城墻現存長1400余米,高7.4米,寬10米;西城墻現存970米,最高處6米。東、南兩面城墻破壞得較重,東城墻只有400余米的土墻可攀;南城墻只留有城基,城基略高于地面,舊貌依稀可尋。內城則破壞殆盡,僅有西墻一段160米,北墻一段長100米、寬4米、高2.9米,南墻、東墻則地上已無跡可尋。

        武垣城墻。(王立成供圖/圖)

        追尋歷史,武垣城的文化遺存曾豐富而光彩照人,充滿了肅寧人為之驕傲的人文底色。乾隆年間出版的《肅寧縣志》對于武垣城的這段歷史遺存也曾略有記述,“去縣東

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立即登錄

        網絡編輯:邵小喬

        歡迎分享、點贊與留言。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即為侵權。

    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    国语自产视频在线社区,国语自产视频在线不卡,夫妻性生生活视频全过程